俄中应在禁毒领域加强战略协作
日期:2012-03-30  来源:北京禁毒在线
  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禁毒部门领导人会议今年4月初将在北京举行。日前,俄罗斯麻醉品监管总局局长维克托•伊万诺夫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伊万诺夫指出,全世界清楚地记得,3年前,中国在上海举行了纪念鸦片战争100周年论坛,该活动成为了国际社会预防和禁毒斗争的平台,使全世界联合起来,共同反对毒品威胁。

  伊万诺夫说,俄中两国的国际威望很高,但对制定全球禁毒政策的影响还不够大。事关我们两国利益的中亚地区已成为毒品生产和走私的重灾区。阿富汗毒品问题造成的后果是显而易见的,但禁毒斗争的效果并不明显。作为地区大国的俄罗斯与中国,应与上海合作组织其他伙伴国一道,向国际社会提出解决阿富汗毒品问题的新机制,这一机制应维护该地区所有国家的利益,同时也应符合国际法准则,顺应时代要求。

  伊万诺夫认为,禁毒政策应成为上海合作组织在所有国际组织平台上的主要议事日程。今天,协调俄中两国在阿富汗毒品问题上的立场尤为重要。正是阿富汗的毒品走私造成了一系列相互关联的威胁:跨界犯罪、恐怖主义、极端主义、政治、社会和金融的不稳定性。

  伊万诺夫说,现在解决阿富汗毒品问题的做法是低效的,是与毒品威胁的规模不相称的,在此问题上,某些国家和集团并非一贯遵循国际法原则,某些“遵循”也是有选择性的。在很大程度上,俄中两国的利益被忽视了,在通过相关决议和决定议事日程问题上,美国和北约的立场占据了决定性地位。

  联合国虽重视铲除毒品泛滥策源地问题,但安理会并没有给予阿富汗毒品生产和贩运以足够的重视,没有采取实际行动,从根本上解决阿富汗的毒品威胁问题。

  伊万诺夫说,北约决定于2014年从阿富汗撤军,届时,将把安全责任移交阿富汗政府。美国会发表声明称,从2014年起,美对阿富汗的财政援助将大大削减,阿富汗政府现在的绝大部分财政来源主要靠外援,约为80亿至120亿美元。在阿富汗新经济未建立之前,美国的这一决定将是对阿富汗毒品生产和走私的强烈刺激。

  伊万诺夫认为,敦促联合国安理会通过解决阿富汗毒品问题相应决议就成为了当前首要问题。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最近发表的关于联合国驻阿富汗组织工作报告中只谈到了阿局势对世界和平与安全的影响,但对阿富汗毒品问题给世界和平与安全造成的威胁却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迄今为止,联合国未把阿富汗毒品问题看作是世界和平与安全的主要威胁,这一错误做法10年来已造成了许多可怕后果。根据联合国公布的统计数字,美国和北约在阿富汗10年来的军事行动期间,欧亚地区死于阿富汗可卡因的就高达100万人。

  伊万诺夫认为,联合国《千年宣言》全球威胁名单没有提到阿富汗毒品问题,这是一个失误:阿富汗毒品问题具备所有特征――大批民众死亡或寿命减少、国家作为国际体系的基础遭到严重破坏。

  伊万诺夫说,俄罗斯和中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上海合作组织重要成员国,在该组织其他成员国的支持下,完全可以提出协调一致的立场,在联合国安理会框架内在解决阿富汗毒品问题上施加影响。

  伊万诺夫强调指出,我们希望中国伙伴关注俄方于2010年提出的“彩虹-2”计划。该计划包括了解决阿富汗毒品问题的现实行动构想。俄从一开始时就认为,只有在同中国及上海合作组织其他伙伴国的协调动作下,俄“彩虹-2”计划才能够完全实现。

  伊万诺夫说,2011年,上海合作组织在此方面迈出了重要步伐:在2011年5月22日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外长塔什干会议上,大家对阿富汗的复杂局势表示了严重的关切,声明指出,“阿富汗仍在输出恐怖主义威胁、毒品走私和跨界有组织犯罪。”声明还强调,不解决阿富汗毒品问题,就谈不上保证中亚地区的安全与稳定。上海合作组织阿斯塔纳首脑峰会声明指出,“跨界犯罪和非法贩运麻醉品对现代社会造成了严重威胁。”

  2011年2月21日,独联体集体安全组织首脑会议通过的阿富汗毒品问题声明成为了该项工作的重要里程碑。该声明呼吁联合国安理会将阿富汗毒品问题认定为是对世界和平与安全的主要威胁。2011年6月15日,上海合作组织首脑峰会通过了《2011-2016年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禁毒战略》。该战略载有如何对阿富汗毒品问题开展斗争的专门章节。这是上海合作组织共同向阿富汗毒品宣战的开始。但遗憾的是,该战略至今尚未成为上海合作组织开展综合禁毒行动的基础。

  伊万诺夫认为,在联合国框架内反对阿富汗毒品生产应该与反对美国和北约强化阿富汗军事行动和在中亚军事存在结合起来。俄罗斯和中亚伙伴国理解中方对美国和北约在该地区军事-政治存在的关切。一个月前,在维也纳部长级会议上,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国家拒绝了美国提出的中亚禁毒倡议。俄认为,此类倡议旨在保证美国在该地区的长期军事存在,而绝非是为了解决阿富汗毒品生产与贩运问题。

  伊万诺夫说,俄罗斯在制定与中亚国家共同发展构想时,准备向中国提供长期保证,即不在该地区建设可能对中国国家安全造成损失的战略设施,在今后平等竞争的条件下,保证中国在中亚的经济利益。

  因此,俄中两国应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制定相应决议草案的共同发起国。草案应包括以下内容:将阿富汗毒品列为对世界和平和安全的威胁;明确将阿富汗麻醉品泛滥衍生出的毒品走私联系在一起;明确毒品流通的各种环节,其中包括通过非法手段,已“合法化”的麻醉品也应在国际条约的框架下,在刑法惩治和国际合作基础上无条件进行销毁。

  伊万诺夫认为,俄中两国完全可在联合国安理会内就阿富汗毒品生产和走私问题联合发声,且发挥领导作用。俄罗斯认为,2012年上海合作组织首脑峰会如能通过关于阿富汗毒品生产是世界和平与安全威胁的联合声明,将成为上海合作组织在禁毒方面迈出的有效步伐。上海合作组织首脑峰会应发表声明,要求联合国安理会认定阿富汗毒品问题是世界和平与安全的主要威胁。

  伊万诺夫最后说,俄罗斯、中国和上海合作组织其他伙伴国家在此问题上“没有,也不应该存在任何客观分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