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艾滋病的拥抱哲学
日期:2007-12-15  
转自国际先驱导报


  当21岁的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宋鹏飞走上清华的讲台,在聚光灯下勇敢地讲述自己,和克林顿相互拥抱的时候,2003年11月10日上午,中国的艾滋病防治在国际注目下,开始走进一个新的透明化时代。

   其实这种拥抱在今天的媒体上并不少见。只不过,这一次的拥抱,把一个充满青春和生气的笑脸,摆放到中国艾滋病史册的扉页上。当宋鹏飞勇敢地成为第一个公开自己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身份的中国人的时候,无论对于宋鹏飞、克林顿还是数以万计看到这次拥抱的国人来说,拥抱的意义已经远远不止拥抱本身,这更意味着公众对于每一个个体的接纳、信任与承担。

  从20世纪50年代中国宣布消灭性病、消灭血吸虫病的日子开始,多少年来,中国的公共卫生词典都已经失却了大规模恶性传染疾病的字眼,而不再记录公众的幸福生活。直到非典的狂袭来临,人们才幡然醒悟,其实公共卫生的悲剧离我们很近,艾滋病的阴影已经在无辜的人民身后徘徊。


  其实中国人对于艾滋病并不陌生,只不过当我们的眼前还在摇动着魔术师约翰逊沉痛的面庞时,病毒已经伴随着流动的空气走遍了整个世界。这并不可怕,毕竟开放的国度在任何时候都会遭遇异域奇珍,也同样面临着莫名危机。但是面对疾病的恐惧和死亡的威胁,假使许多无知的人们看不到尊严和真诚,更失却了信任和承担,这才是一场悲剧。最近的一项对4000名中国青少年的调查依然显示,只有4%的人理解什么是艾滋病和艾滋病毒,并知道病毒如何传播,有50%以上的人相信与病毒感染者共用生活器皿会导致传染。就是宋鹏飞自己,当地村民也拒绝他回乡,他不得不来到北京,住在一栋破旧危楼里。那些真诚的话语,只是化作片片飞鸿,飘逸在季节的起伏中。


  今天,当中国的艾滋病防治和公共卫生建设日益透明化的时候,人们所看见的,不仅仅是还在上升的患病人数,不仅仅是忙碌的白衣天使;更是科学在传统前的无助,人们在死神前的恐惧。即便如此,当濮存昕走近艾滋病人的背影,克林顿拥抱宋鹏飞瘦弱的双肩,安南夫人与中国病人握手时,与国际接轨的现代化思维,已经在教会我们如何去拥抱弱者,拥抱艾滋病下无辜的灵魂。


  拥抱哲学,既是关注所有艾滋病患者的生存状态,更是公众作为社会的一分子对于艾滋病所采取的负责任态度。我们应当拥抱病人,只有这样,无言的行动才能抹去科学的阴霾,而重塑社会责任的柱石;中国更应当拥抱世界,只有这样,长期以来国际社会对于中国的艾滋病状况的猜测和惶恐,都会在坦率的触摸中消失它的踪影,而化作清晰可见的真实。


  黑格尔告诉我们,密涅瓦的猫头鹰只有在黑夜才飞出窗外,但是它传播的是欧洲古老的文明,在文明的进程中,任何灾难都来自人们对于自身的忽视和社会对于责任的淡漠,即便欧洲的风化进程亦不出此因。今天,宋鹏飞与克林顿的拥抱不仅仅是两个人的拥抱,更是两个社会的拥抱。当传统的观念遭遇现代疾病,惟有勇气和责任,才是自我救赎的良药。


  拥抱,这一次不单只是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