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农民工宣传预防艾滋病应多考虑解决好其性问题
日期:2007-12-05  

转自中国红丝带网

  国务院防治艾滋病工作委员会等六部委官员做客新华网,在“世界艾滋病日”重点提及农民工群体。

  迄今为止,全国仅农民工宣传教育活动的组织机构就建立了6000多个,有了范围如此之广、力度如此之大的教育宣传活动,估摸再大多数的农民工,也开始知道什么叫艾滋病,发给他避孕套也不会当成气球泡泡。

  不过,之所以农民工成为防艾的重点人群,除了知识缺乏以外,更为关键的是农民工的“性权利”无法得到有效落实。众所周知,农民工由于长年在外打工,业余生活非常单调,尤其是那些正值青壮年的农民工,可能除了过年以外,一年到头很难与妻子、女友在一起。如何解决性需求,就成了农民工能否远离艾滋病的一个前提。我们都知道,在生理基本需求无法得到满足的情况下,光靠介绍一点知识,灌输一些观念,显然缺乏有力的内在约束。

  因此,农民工防艾背后,所隐藏的深层问题就在于,如何才能更有效地落实他们的“性权利”。长期以来,农民工的“性权利”并不为人所重视,甚至在很多人眼中,性压根就不是一种权利。但是,如果我们承认结婚、生育是一个人的自然权利,那么由此衍生而出的性权利自然也是人的基本权利。尤其是在一个人已经成年,并且有了自己的合法伴侣,那么这个权利的落实就显得更为必要。

  而对于以保障国民基本权利为天职的各级政府来说,肯定不能轻易忽略掉农民工兄弟的这项天赋之权。所以,当我们花大力气向农民工宣传预防艾滋病之时,更应该多考虑如何解决好农民工的住宿问题、家庭问题以及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