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艾专家:遏制青少年艾滋病蔓延 性教育是主战场
日期:2015-08-18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日前,国家卫计委与教育部联合发布《关于建立疫情通报制度 进一步加强学校艾滋病防控工作的通知》,明确指出“我国青年学生艾滋病疫情上升明显”。为遏制艾滋病在学生群体中的蔓延,两部委未来将建立学校艾滋病疫情通报制度和定期工作会商机制,卫计行政部门至少每半年向当地教育行政部门通报辖区学校学生艾滋病疫情情况,共同分析疫情发生原因和影响因素,制定防控对策与措施。

  《通知》中提到,近年学校特别是高等院校艾滋病防控工作出现了一些新情况和新问题, 一些地方学生艾滋病疫情上升较快,传播途径以男性同性性传播为主,部门间疫情信息沟通不畅,部分学校预防艾滋病教育工作不到位,学生自我保护意识不强。

  青少年的青春期教育和防艾宣传一直是重中之重。著名青少年防艾专家、青爱工程(中国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工程)办公室主任张银俊第一时间对《通知》进行了解读:

  站在青爱工程的角度,看到这个通知,我们感到很高兴。同时也有些担忧。高兴的是,十年来,我们致力于推动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这次通知的发出,以及它的内容,与青爱的工作有相当密切的关系。

  去年,顾明远、魏久明、陶西平、张道诚、王佐书、戴家干六位先生署名的信件《万间小屋,万方福田——请克强总理关心青春期性健康教育,支持青爱工程》,通过严隽琪副委员长当面交给李克强总理。12月5号李克强总理就做了重要批示。12月6号,刘延东副总理又做了批示。按照政府工作的逻辑,这次卫计委和教育部发出这个《通知》,是对总理批示的一个落实。青爱作为一个社会组织、慈善项目,起到了一个推动作用。

  对绝大多数学校来讲,大家还是普遍地认为,艾滋病离我们很遥远,工作也在做,那是“上面要求的”。学校不是卫生部门,它也不知道他们学校里有没有感染者。卫生部门把疫情告诉学校,说某某学校有几个学生感染了,但不告诉你具体是谁。这样对学校震动很大。前段时间,宁波一个高校得知他们有三十多个感染者,一下子炸锅了,比无动于衷要好。所以,学校在一定程度上要有知情权,这个能够触动学校。

  十年前,青爱工程启动的时候,就明确地提出:青少年的艾滋病防治,学校是基本面,性教育是主战场。但是性教育这个问题,很多人一直羞于启齿,不好意思,“谈性色变”。艾滋病也是一样,大家“谈艾色变”。

  白岩松是青爱工程的首任形象大使。他多次建议,最后我们把“青艾工程”改成了“青爱工程”。在做公众宣传的时候,不谈艾滋病,不提性教育,而是说青少年爱的教育。这样一改,效果确实很好。有利于青爱工程在推进过程中减少阻力。到了学校当中,我们和学校合作,建立青爱小屋,做五个方面教育,艾滋病防治、性健康教育,仍然是重点。

  这次的《通知》明确提出“将预防艾滋病教育与性健康教育有机结合”、“将性道德、性责任、预防和拒绝不安全性行为作为教育重点”。这个提法相当好,是在面对问题。再绕圈子无益于问题的解决。因为性教育缺失导致的问题,不只是艾滋病。

  李克强总理批示中指出:要注意有针对性开展青少年健康教育,并与防艾工作合理结合。他是把性教育放在前面,让性教育与防艾工作结合,而不是倒过来。什么是主要矛盾,什么是次要矛盾,他的立场很明确。而刘延东副总理的批示就更直白。对青少年性健康教育应纳入日程,这是青少年健康成长的必要一课,也是防艾工作的重要方面。对高校学生要普遍开展教育,采取相关措施坚决遏制青年学生中艾情发展的问题。

  性健康教育是重点中的重点。在《通知》当中应该旗帜鲜明地提出来。这次《通知》当中也提到了。令人欣慰的,一是通知的发出与青爱工程的政策推动有关系,第二是建立起疫情通报制度,第三是通知的内容触及到了真实问题,就是性教育。

  然而我们也有一些担忧。首先,通知发下去以后能不能落实。比如,性教育能不能推动?关于性教育,改革开放三十年,我们推出的通知纲要立法标准,一共有八十多个文件。通常有一个说法,“有说法,没办法。”性教育是一个组织行为,是一个成体系的事情,不单是教材、师资、课时的事情。所以很多人反映,《通知》如果把文件号用教育部的就好了,这样力度会更大一些。

  《通知》当中提了很多要求,对于学校或者教育局来讲,该怎么落实?我们做青爱小屋,提供一整套解决方案;作为社会公益组织,希望跟政府一起来做,一个县、一个市去做全面覆盖,更好地帮助学校开展性健康教育、艾滋病防治教育工作。